四川自贡荣县邓翠英:用壮气铺就养兔致富路

邓翠英初中毕业后没有选择继续上学,邓翠英出生在古文镇山区的一个农村家庭,女人也可以做能人,没文化,他们没上过学,来自农村,》

图片 1

在荣县古文镇及周边农村,一提起计生模范邓翠英,乡亲们无人不竖起大母指:“能人呀,英姐了不得!不仅人好、心好,硬是靠勤劳和朴实走养兔之路撑起全镇第一个市级龙头企业。”

我不是富二代,玩不起娇生惯养的大小姐;也不是高富帅,配不上潮流时尚的白富美。

体裁:连载小说(连载中,目前字数40K+)

邓翠英出生在古文镇山区的一个农村家庭,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做事十分低调,早年响应党的计划生育号召只生了她姐妹俩个。从她打记事开始,就知道父母整天风里来雨里去,好不容易用包谷和红茹把她姐妹俩养大。

种着那一亩三分地,春耕,夏忙,秋收,冬藏,然后再春耕。

文/清荷沐阳    图/网络

邓翠英说“我永远记得,上世纪80年代末期初中毕业的姐姐因为要入团,气得没有多话的母亲在床上趟了三天,父亲也逼得没办法,竟将祖上传下来的香火钵钵砸烂扔进门前的小河里。在父母眼中农民就是农民,山里人就该循规蹈矩、守好本份。那晚,我们姐妹俩相拥在河边,我帮姐姐擦去泪水,心里暗暗发誓:一定要发奋努力,做出成绩让山里人看看,女人也可以做能人。”

总希望,能有不期而遇的温暖,但最终,都是不欢而散的凄凉。

有些感情需要借用外力来渲染的,作者在这方面做得不够突出。用外界环境的因素来描述内心的复杂,胜过任何处心积虑地叙述。

考虑到父母的情绪,邓翠英初中毕业后没有选择继续上学,而是肩扛锄头和背跨竹笼下地干活了。出于女人的细心,她对鸡呀、兔之类的牲畜特感兴趣,那年春节,她用家里卖猪的钱一口气卖回10只仔鸡和10只幼兔,不出一年就发展到50只鸡和80只兔,引来好些乡邻的羡慕。

我是山里人,来自农村。

连载好书推荐

连载书评有偿征集【第一期】

不甘平谈初露骨气

很朴实也很天真,所以不会玩感情。

在描述主公的父母抱着双胞胎女儿回家时,作者用了“秋荷遮遮掩掩,像做贼一样”以及“别人都生的儿子,就他们生的赔钱货,还是两”这两句话深刻地阐述了女儿是“赔钱货”的这个观念。

没车,没房,没存款,没钻戒,不懂那些城里人所谓的浪漫。

作品:四川自贡荣县邓翠英:用壮气铺就养兔致富路。不一样的幸福

洞察了人情世故,才觉得城市孤独,所以我喜欢山里,喜欢农村。

寄语

我希望能在我有生之年,遇到一个人,不在乎我是山里人,不在乎我来自农村。

作者运用了夏花的一系列心理活动,旁敲侧击地指出了姐妹俩三十多年来根深蒂固的矛盾与冲突。通过她们父亲的回忆,引出了姐妹俩成长过程中的爱恨纠葛。

我父母是农民,他们没上过学,没文化,没出过大山,没去过县城。

作者:一喆(以下简称吉吉),吉吉是一名即将步入社会的大四学生,已在简书写完一部连载《毕业了你还爱我吗》,主要讲述的是有关大学生的爱情故事。

我是山里人,来自农村。

父亲取名的举动看似平常,像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却同时寄予了厚厚的期望。他希望两个女儿往后的生活都能人如其名,如爽朗的笑,如灿烂的花。

我是山里人,来自农村。

故事人物

因为那里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嚣与浮躁,没有霓虹灯的闪烁与光芒。

作者在写主人公的父亲给她们姐妹俩取名字时,说夏爽“笑得像花一样灿烂,不由得自己心情也好了起来”,所以就取名叫夏爽;说夏花“没有笑,没有哭,一直盯着柜子上的那束假花,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”,所以就取名叫做夏花。

然后谈一场,从恋爱到结婚的爱情,简简单单,没有离开,没有伤害。每天早上醒来,她和阳光都在,这就是我想要的未来。

故事的开头写夏爽受伤昏迷,她的双胞胎妹妹夏花却视而不见,在至亲的父母以及她亲生儿子的恳求下,才勉强答应去医院探视。

我是山里人,来自农村。

在此,我只想对她说:吉吉,愿你有披荆斩棘的力量,也有踏平艰险无所畏惧的勇气;愿你能早日破茧成蝶,也能早日展翅高飞,加油!

总希望,能有华灯初上的浪漫,但最终,都是梦落花凉的哀伤。

故事仍未完结,期待更新……

我是山里人,来自农村。

前言

只知道,朋友用心交,父母拿命孝;靠山山倒,靠人人跑;流自己的汗,吃自己的饭

故事的主人公是双胞胎姐妹夏爽和夏花,这两个看上去很平凡的名字,却在整个故事中体现了不一样的意义。

日出而作,日落而归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图片 1

初中毕业,没念过高中,没上过大学,没学历,没文凭,在工厂打工,生活在社会底层。

内容简介:世界上不会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,即便双胞胎也是一样,上帝赐予了他们同样的容貌,但人生却是独一无二的。

每个月拿着两三千块钱的薪水,过着平淡的日子。

写这篇书评之前,我原本是想写她的第一篇小说《毕业了你还爱我吗》的。但吉吉说她的那一部作品并不成熟,而《不一样的幸福》却倾注了她更多的心血

只有走不完的山路,看不完的风景和城市没有的那份祥和与宁静。

两个不一样的名字,赋予了她们不一样的生活态度,不一样思想观念,不一样的人生经历,以及最终将会收获的不一样的幸福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喜欢上了单曲循环,迷恋那悲伤的旋律,爱上那心痛的感觉

姐妹俩的性格因为名字的不同而有了鲜明的对比。夏爽的性格爽朗,对生活积极认真,充满阳光;而夏花的性格沉静,对姐姐充满敌意,羡慕妒忌恨却又无法超越。

我是山里人,来自农村。

比如在描绘主人公的婶婶生下儿子后,对她们那种颐使气指的态度时,主人公的心情应该是很复杂和低落的。作者只用了“天色已晚,墙根的人渐渐散去。张家长李家短,村子的新闻,一天的讨论终于结束了”一笔带过。

我是山里人,来自农村。

所以思量再三,我还是决定为她的这篇小说写个简单的评论。

如果,爱情都是以富帅白美为要求,那不要也罢;如果,友情都是以攀名附权为榜样,那没有也罢;如果,爱情都是以车房存款为筹码,那不要也罢;如果,友情都是以金钱利益为目的,那没有也罢。

文章中大部分篇幅是主人公夏花和她父亲的回忆,有些地方承接得不够好,比如“从回忆来到现实,夏花给夏平倒了一杯水。内心却一阵哽咽。原来,父亲第一次送礼,第一次求人,竟是因为她”。此处,我初看的时候都没明白过来,再看才知道这是回到现实中了。

情节布局

吉吉其实是一个很励志、很勤奋的姑娘,她的文笔也很不错,写的故事都很接近现实,通俗易懂。她的第一部小说基本上是坚持日更的。我曾经说很羡慕她能坚持日更的精神。

~END~

故事背景

但她却说,因为觉得自己比别人笨,所以才要加倍努力。也许我比别人锐变得慢一点,但我相信时光一定不会辜负每一个努力变好的人。

80年代初期,计划生育抓得特别严,所以每个家庭基本上只能生育一胎。作者以此为背景,讲述了一对出生于1980年的双胞胎姐妹的故事。

在那个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的年代,尤其是在农村,如果一个家庭只是生育了女儿的话,就意味着是赔钱赚吆喝。在此,作者巧妙地运用了“赔钱货”这个词,为整篇小说埋下一个大大的伏笔。

文中通过翠花思女成疾的插曲,来描述主人公的父母一系列的心理变化,侧面地反映了80年代初期那些不为人知的“弃女”行为导致的不良后果,也为证明女儿不是“赔钱货”埋下了伏笔。

另外,当夏花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时,她们的妈妈说“咱认命吧,农村人,初中文凭,可以了,迟早要嫁人”这句话时,作者对夏花那种对未来的充满恐惧的心情描述得不够生动,本人觉得此处也可以借用一些外在因素来适当地渲染。

不足之处

作为一名90后的写手,对80年代初期的故事有着如此深刻的了解,证明作者在此还是很下了一些功夫的。